后疫情时代 孩子的艺术培训班还在吗

2020-07-07  来自: 方城县赵河镇超星学校 浏览次数:357

       上了几个月直播网课的大周老师,几天前还在学员群里兴致勃勃地计划7月带孩子们去云冈石窟艺术游学。6月15日,他在朋友圈转发了一幅孩子的画作以表达自己的心情:“只想静静……”

  毕业于美术学院的大周是一名80后,从2014年开始做 “HAPPY MOMA儿童美术馆”,在北京已经有了两个校区约500名学生。受疫情影响,两个校区过年后一直未开,现在更是没了开的时间表。

  从2013年开始,艺术培训进入了“黄金时期”,企查查截取2010-2019年数据,发现相关企业数量以每年超过35%的速度增长。然而,这样的高速增长在2020年2月出现了断崖式下跌,2月新注册量较1月环比下降80.3%。

  孩子是着重保护对象,艺术教育在大部分家长眼中也不像语数外那样“刚需”,少儿艺术类培训机构,似乎成了这一行中早停滞、晚复苏的那个。

  免费上了13节直播课后,大周从3月中旬开始做付费课程;5月,尽管室内课程尚未恢复,大周和老师们开始带着孩子们到户外上课,北海公园、颐和园、动物园都是课堂。“只要你用心专注地对待每一个小朋友,无论线上线下,家长都会信任你。”大周说,这期间没有一位学员退课,近还有家长预付学费买了两年的课程。

  相较其他领域,艺术培训对技术和资本的要求并不是很高,企查查显示,58%的艺术培训企业注册资本在100万元以内,因此涌入了大量跨界从业者。

  方舟,坐标深圳,本职工作是一名律师,同时和妻子运营一个语数外辅导班,从2019年6月开始,又扩大“经营范围”,开设了一个美术教育班。经过初期装修、试运营、磨合,在2020年寒假之前,美术班逐渐有模有样,有二十来个小朋友(包括他的两个女儿),有家长捧场,周天做各种主题活动。

  方舟的美术班,属于头一批倒下的。

  2020年过年早,寒假也早,方舟和合伙人商量,过年好好歇息,初六回来大干一场。1月底疫情刚暴发时,他们并没太在意,觉得无非顺延几天开门,还审时度势,在线上教小朋友画新冠病毒,加强对疫情的了解。

  方舟很快发现,线上教育的效果并不理想,“其 一,艺术类培训讲究氛围,大家一起画画、一起做手工,老师关照到每一个人,可以注意到孩子的细微变化,这点是线上无论如何做不到的;第二,学员都是小朋友,自控力有限;第三,家长不买线上的账”。没多久,线上教学无疾而终。

  方舟的合伙人不淡定了,“合伙人学艺术出身,比较年轻,靠做培训生存。正月廿十,她打来电话,撑不下去了,要求退股”。方舟决定,关闭这个成立不到一年的美术培训班;之后,就是一串闹心的事情:结算、安置学员……

  方舟计算了自己的损失:临街铺面每个月房租8500元,装修花了20多万元,还有很多画具;房东没有因为疫情减免一分钱,甚至还打电话来讨要水电费;学员转移到了另外一个机构,方舟坦言:“本来想退钱的,可那样我们的现金损失太大了……”

  方舟回忆:“决定关门后,大家的情绪都在临界点,既要处理棘手的扫尾工作,又要小心翼翼地顾及对方的情绪。焦虑不是一次性的,而是缓慢、累加的过程,人会越来越敏感,进而对人生产生怀疑。”

关键词: 后疫情时代 孩子的艺术培训班还在吗           

超星学校欢迎你!

超星学校欢迎你!

方城县超星学校欢迎你!联系电话:13949326134  地址:河南省南阳市方城县赵河镇后王庄村 热线:13949326134 邮箱:1849192127@qq.com
方城县赵河镇超星学校创建于2011年。是一所经方城县教育局批准成立的民办学校。学校分为幼儿园和小学两部分,幼儿园现有8个教学班,小学12个教学班,在校学生1300多人,教职工80余人。


CopyRight © 版权所有: 方城县赵河镇超星学校 网站地图 XML


扫一扫访问移动端